·设为首页 ·放入收藏  
首页 法院概况法院新闻 法学园地  队伍建设  审务公开  案件直击  诉讼指南 裁判文书  法律法规
文章搜索
检 索
栏 目
      
友情链接
    > 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鞍山新闻网
联系我们
> 院长信箱:asfy606@sina.com
> 立案咨询:0412-2698916
> 投诉举报:0412-2698685
> 投    稿:0412-2698929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民事审判
 

新形势下开拓民商事案件调解工作新思路的探讨

作者: 市法院民三庭:李群  发布时间:2006-01-17 13:37:20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完善,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如何运用审判职能维护、规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是摆在人民法院工作面前必须解决的问题。肖阳同志在亚太首席大法官会议上作的“让东方经验,重放光彩”的演讲,对我国的调解制度作了充分肯定,提出在新形势下,重兴和再构法院调解工作的决心。最高法院于2004年9月颁布了《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可见,在新形势下,侧重用调解的方法解决民商事纠纷案件,已成为相当一段时间内,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的基本思路。笔者就新形势下,如何开展好民商事案件调解工作的新思路,谈谈个人的粗浅见解。

    一、树立以调解方式审结民商事案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化解矛盾,创建和谐社会的最佳途径的理念。

    人民法院是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机器。在不同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下,适应当时的形势,运用与之相适应的手段解决社会矛盾,是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的具体体现。作为解决社会矛盾最后一道防线的人民法院,在解决民商事纠纷上,历来就有裁判和调解两大手段,在解决民商事纠纷上,在不同时期其侧重点是不同的。在国家的法律、政策尚未被人们普遍认识,各项法律制度、政治制度的功能尚未充分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强调以裁判的手段通过个案的裁决,达到普遍教育的功能,是法院作为国家机器为建立法律制度而必须采取的措施。比如,建国初期和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期,强调判决的功能,强化人们的法制观念,以达到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的法律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是人民法院必须采取的措施。而在相应的法律制度已经建立,各项法律制度功能已深入人心的情况下,强调调解的作用,以促进人们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更多地实现自己的自由选择权,则是实现社会和谐稳定所必须采取的措施。比如,在计划经济年代,在我们的国家相应的法律制度和政治制度已经确立的情况下,法院审理案件强调着重调解,就是这一国家职能的重要体现。在当前,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法律制度已经确立,各项与市场经济相关的法律制度已发挥功能的情况下,强调调解的作用,更多的地用调解的方式解决民商事纠纷,则是人民法院作为国家政权机器的必然选择。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看,用调解的方法解决民商事纠纷,是保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的最有效的手段。固然,市场经济是在一个既规范有序又充满竞争的情况下生存的。但从目前世界经济发展的总体态势上看,市场主体之间的相互依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全球经济一体化已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总体趋势。对区域间、国家间在经济领域中出现的摩擦,以调解替代对抗,以互惠替代倾轧,共创双赢的结局,已成为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以调解为基本特征的多边、双边磋商机制已日臻成熟,以制裁、惩罚等为特征的极端手段已日渐成为辅助性的措施。我国自从加入WTO之后,各项经济法律制度已逐渐同世界各国接轨,我国的经济也日益融入全球经济的整体运转中。如何用法律手段保证我国市场经济迅速壮大,不仅是涉及经济法律制度的建立、健全问题,也涉及到纠纷的处理机制问题。我们认为,强化调解的职能作用,对我们国家是有利的。一方面,它有利于纠纷的迅速解决,使我国的经济形成合力参与世界范围内的市场竞争,及早实现社会的和谐稳定。另一方面,强化调解制度,在实际操作上也是切实可行的。我们国家的司法实践中,有着丰富的调解工作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丰富的审判人员,我国的调解制度,早已被誉为东方经验,而被世界各国推广。重新构建和不断完善调解制度,势必推进我国的法制建设和人民法院建设。

    二、弥补制度上的缺陷,使调解工作程序化。

    我们国家以往的调解工作虽被誉为东方经验,但这种经验也只限于不同法官按各自的能力水平而自行摸索的解决问题办法,并没有形成条文化的可供操作的程序性标准。虽然在立法上或司法解释上对调解工作曾规定了“以调解为主”、“着重调解”等原则性规定,但原则的后面并没有相应的程序加以规定。对此,我们不妨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二审程序和审判监督程序的规定就一目了然了。这些程序的设立目的性很明确,就是为判决作准备的,调解并没有一整套完整的程序。应当看到,调解和判决作为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两种手段,应当是并行不悖的。二者在法律后果上虽然相同,但在程序的操作和结果的实现上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判决的结果和调解的结果不同,尚能普遍被人接受的话,那么判决的程序和调解的程序的不同至少在立法上未被引起重视。最高人民法院在2002年制定的《审理民事诉讼案件证据问题的若干规定》第76条虽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这也只解决了自认上的情形,对更广泛的程序性的问题并未见诸法律和司法解释,调解工作仍处于不同法官的“习惯法”范畴。如果不能在程序上用制度作保证,那么以往主张废除调解制度的理由,比如久调不结、久托不结、以判压调的现象必然会发生。因此,在制度上设立必要程序,使调解工作程序化,这样才能保证其生命力的存在,其功能也能日渐彰显。

    设立诉讼上的调解程序,离不开调解的本质属性。调解与判决的最大的不同是,调解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结果,判决则是法官裁判的结果。因此,设定调解的程序必须符合意思自治的规律。在调解程序中,法官并不是指挥者、决策者,而是主持者、斡旋者、调停者。在调解程序中,当事人间自行选定的调解程序、调解方法和处理结果在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法官都应当允许。对民事诉讼法为判决而设定的庭审程序,比如:调解地点、参与调解人员的构成等等,并不必然约束调解程序。

    三、法官配备专业化,岗位固定化。

    从目前民商事案件的特点看,案件的类型呈多样化,所涉及的经济领域和层次以及诉讼参与人的素质,与以往计划经济年代的经济纠纷有很大的不同。这不仅体现在案件难度上的加大,诉讼参与人素质的提高上,甚至在打官司之前,双方当事人对纠纷的法律适用问题都有非常清楚的了解。正因为当前民商事纠纷的这些特点,如果调解工作仅停留在对当事人讲清法律关系,作一般性的说服工作这样的层次上,要达到息事宁人的结果是难以奏效的。这就要求对从事调解工作的法官的配备上,应仿效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上,配备谈判专家专门与犯罪嫌疑人进行谈判这样的做法,配备专业的调解法官从事调解工作。即此类法官要精通民商事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同时要懂得市场经济,懂得企业管理和财会知识。在法律上能正确指导双方当事人,在具体的纠纷上能与企业的管理者有共同的语言。二是要有高超的谈判技巧和丰富的谈判经验,要善于斡旋双方当事人,及时捕捉战机,妥善解决纠纷的能力。在岗位设立上,应实行调解法官固定化这样的模式。应当看到,目前从事民商事案件审判工作的法官和从事调解工作的法官在相当一些法院是由法官一人或同合议庭兼任的。这种做法,我们认为是不可取的。理由是,调解与判决是两个不同的程序,判决程序对法官有着严格的要求,比如法官不能单独会见当事人等项规定。而调解程序对法官的要求相对宽松一些。判决程序中的一些规定,不能适用到调解程序中。如果把判决程序中的规定适用到调解程序中,调解工作是难以顺利进行的。因此我们认为,从事调解的法官只能是固定的,是不能从事判决工作的。其职责范围仅限于调解工作,而无权作出判决。在工作的衔接上实行调解优先原则。即从事调解的法官应先于审判法官了解案件、处理案件。只有调解不成,方能交付审判法官。同时,在审判过程中发现有调解可能的,应将案件交付调解法官。

    总之,在我们国家法治建设逐渐完备的今天,做为公法的民诉法,对调解制度若仅停留在原则性规定,而对具体的操作程序缺乏明确的规定,显然是不适应我们国家法治建设要求的。如何重兴和构建调解工作制度,显然是要在程序和制度保障上作文章。在符合调解规律、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符合人民法院的工作原则框架下设立的调解程序和制度保障措施,对我国法治建设无疑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